射妹妹导航

    1. <form id=KIAKGyuVJ><nobr id=KIAKGyuVJ></nobr></form>
      <address id=KIAKGyuVJ><nobr id=KIAKGyuVJ><nobr id=KIAKGyuVJ></nobr></nobr></address>

      您当前位置是: 研究成果 > 政策研究

      王文:碳中和,中國須有投資大戰略

      2021-05-13   

      ....

      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以下簡稱“30-60目標”)已是當下中國最熱門的話題。4月30日,中央政治局就新形勢下加強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進行集體學習,明確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明確時間表、路線圖、施工圖”與“建立健全穩定的財政資金投入機制”,這爲“30-60目標”中政府須扮演戰略投資與政策牽引的角色指明了方向。
      碳中和在中國的難度,遠超他國
      “30-60目標”是一項關乎人類文明存續的中國攻堅事業,也是顛覆中國現代化以來形成空間格局、産業結構、生産方式、生活方式的一場文明革命。推動文明進步的革命,難免會有妨礙前進的難度與阻力。事實上,“30-60目標”在中國的實現,遠遠要比其他發達國家碳達峰、碳中和的難度與阻力更大,中國政府需要投入與付出的也遠比其他國家多。
      從發展進程的角度看,中國面臨著現代化與綠色低碳的雙重壓力。與西方先實現現代化、後考慮碳減排不同,中國經濟社會的下一步發展必須附加降碳減汙爲主要重點戰略方向。以2007年碳達峰(59億噸左右)、計劃2050年碳中和的美國爲參照,中國當前城鎮化率(約60%)僅爲美國的70%,中國汽車人均占有率(約0.2)僅爲美國的25%,中國人均發電量僅爲美國的50%。按2050年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戰略規劃來估算,很有可能的場景是,中國現代化的人均水平僅達到美國一半時,就不得不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106億噸左右)。由此看,中國只有全方面加大綠色投資,才有可能在不影響現代化的同時實現全面低碳發展。
      從能源轉型的角度看,中國面臨著高效調整與持續低碳的雙重要求。目前,包括煤炭、石油和天然氣在內的化石能源碳排放占有全國總量70%以上,非化石能源比重的提升遭遇“綠色溢價”因素的困擾。能源綠色化轉型必須支付額外成本的溢價,極大限制産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運輸結構、用地結構的調整效率。比如,只有在資源、建設與市場條件均優越的地區,風電、光伏發電成本才能與燃煤上網電價水平相當,這就壓抑了人們選擇風電、光伏發電的欲望。再比如,新能源汽車近年來銷量快速增長,但仍僅爲傳統汽車的5%左右。只有在城鄉各地普及充電樁、實現快速充電等基本條件後,新能源汽車才有可能全面替代傳統汽車。由此看,只有加速度式地擴大非化石能源消費基礎設施與科技創新的投資,才有可能在不影響能源供給調整的同時實現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的構建。
      從民衆參與的角度看,中國人面臨著富裕追求與集約消費雙重任務。研究顯示,仍有10億中國人未乘坐過飛機,9億多人沒有駕照,近5億人平常不用沖水式廁所。中國人不斷提升生活標准,自然而然就會出現碳排放的提升。同時,每年餐飲浪費現象極其嚴重,廢棄食物腐爛産生大量甲烷,約占溫室氣體排放的6%。應對氣候變化在發達國家是與多數人生活習慣與未來命運休戚相關的自覺行爲,但對許多中國人可能仍是事不關己的天方夜譚,或是與追求生活享受相抵觸。普通民衆追求富裕生活的權利應被尊重、被保護,但同時,“30-60目標”迫切需要提升民衆的人類關懷意識、改善用餐習慣、培養集約型生活方式的自覺性等。由此看,只有大量增加公共投資,比如更深入人心的教育、更精准的激勵與懲戒政策,更便捷的公共交通網絡,更低碳循環、性價比更高的智能家居設施等,才有可能讓更多民衆自覺參與“30-60目標”。
      急需一場投資“30-60目標”的國家大戰略
      種種迹象顯示,“30-60目標”的實現難度,遠遠不是僅靠物理、化學、生物、工程層面上創新就能解決的,更需要從經濟、金融、社會、政治層面上加大公共投資。2020年底以來,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到中央財經委會議,再到政治局集體學習與諸多文件的出台,“30-60目標”的頂層設計已日益完備,接下來需要有各級政府與相關企事業機構的落實與配合,才能兌現中國對世界作出的這個莊嚴承諾,並推動國內這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變革。
      换而言之,中国急需一場投資“30-60目標”的國家大戰略。按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马骏的估算,未来30年“30-60目标”将带来138万亿元-500万亿元的巨量投资需求,这与比尔·盖茨推测每年全球须额外投资5万亿美元才能实现“净零碳排放”的估算大体吻合。在笔者看来,这场国家投资大战略至少有五个层面。
      一是加速“30-60目標”的觀念升級投入,塑造中國社會運行與民衆生活的集體共識。建設現代化的初期,類似“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的口號成爲國人憧憬的奮鬥目標。當前,碳中和仍只是部分商業與知識群體所熱衷的話題,普通民衆仍並不清楚何爲碳中和,碳中和到底會給中國帶來什麽,普通民衆能爲碳中和做什麽,企業的日常運行需要改進哪些?諸如此類的問題需要有更深入、更普及、更持久的故事講述、圖書出版、大衆傳播與社會教育。初步估計,需要上萬億元的社會投資方可全面升級社會觀念。就像精准扶貧、健身跑步、中醫理療等近年來風靡流行那樣,全社會需要知道實現碳中和不只是政府或能源行業的事,普通人作爲公民、消費者、雇員同樣能夠發揮作用,中小微企業作爲最基礎的社會組織也能夠從中受益。
      二是加大“30-60目標”的政策配套投入,助推地方政府落實應對氣候變化的措施出台。各級地方政府應當盡快在采購、辦公、服務上推出“零排放計劃”,通過逐年遞進減少的補貼方式,優先采購低碳産品,嚴禁和逐步淘汰高耗能、高排放項目,並通過稅收減免、貸款擔保及其他綠色金融工具與政策激勵,塑造市場爲低碳項目融資的方式,打造具有成本競爭力的低碳技術推向市場的政策環境,通過合理但遞進減少的補償方式培育先進生物燃料、非化石電網、新能源車等基礎設施的改進,加大對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的保護修複與綜合治理,協同治理多汙染物與分類垃圾。更重要的是,提升清潔能源(燃料、電力等)的標准設置,加快完善全國碳市場的定價機制、運行規則、交易平台,配置全國金融資源與自然資産服務于“零碳社會”的實現。
      三是增大“30-60目標”的科技研發投入,營造全社會濃厚的、可持續的碳中和技術創新氛圍。碳中和的科技創新伴隨著國際競爭,創新領域包括但不限于電力儲能技術、碳捕獲與封存、熱能存儲、核聚變與核裂變技術與“零碳”制氫、制鋼、制水泥、制塑料工藝等。在這方面,中國需要總結在基因、航天領域、電子商務等領域的追趕經驗,也急需汲取以此在芯片、發動機領域不足的缺憾。碳中和領域的大量研發項目屬于高風險、高回報,國家投資補足相關的能源研發資金,需要發揮杠杆作用,打破官僚作風,喚醒民企雄心,撬動産業資本,創新融資工具,激發民間熱情,開展技術攻關與成果轉化,將足夠多的創新科技運用到社會各行各業爲碳中和服務。
      四是強化“30-60目標”市場改造投入,打造公正競爭高效的碳市場環境。2021年6月底前将上线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配额近40亿吨,这意味着中国很快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碳市场。全国碳交易市场从2011年7省市试点到2020年底第一个履约周期启动,从管理经验积累到部分行业的推广,从履约企业为主到市场普及,经历了漫长的循序渐进过程。在这其中政府核定配额的松紧程度与市场建设水平起到关键作用,这就要求法律法规、市场整合、核算核查、交易平台、行业覆盖、定价机制、反腐审计等诸多方面的建设投入。碳市场 的规模越大与效率越高,绿化、园林、环保、新能源等企业受益的优势与进程就越快,碳中和实现的进程就越顺畅。
      五是增加“30-60目標”風險管理投入,構建有效防範系統性風險的管理體系。碳中和倒逼全社會綠色轉型,勢必促進各行業資産價值重估,衍生預期之外的行業更替,放大金融體系的風險。政策的超預期出台與相關措施的低兌現度,會導致投資方的財務損失,也會導致“洗綠”等道德風險發生,進而可能將實體經濟的虧損傳導到金融市場,增加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概率。對此,多國央行都將氣候變化納入到貨幣政策框架與金融宏觀審慎評估體系中。在中國,降低綠色不良資産容忍度、開發金融機構的ESG産品、出台環境氣候風險評級等,都是必不可少的生態環境改善、碳中和實現進程的投資。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秘书长)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網


      通知公告

      研究專欄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